富二代app黄版破解版

PS.明天上架了,请大家多多滋瓷呗,嘤嘤嘤~

阵线支离破碎,再也顶不住压力的诺德士兵们尚在顽抗,那些征召而来的义务兵和民兵们已经溃不成军,他们争先恐后地四散奔逃。

“撤!撤!”核桃骑士尼克莱示意士兵们后撤,他亲自率领着大剑士们断后,这些诺德的精锐大剑士们仅剩下四十几人,他们绝望地坚守着阵地,不断地消灭着想要追击的蛮族士兵们。

正是他们的牺牲为撤退的诺德士兵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成功撤入城市中的士兵们正努力地重新组织防线。

钉头锤砸下,一个蛮族士兵的脑袋炸开,溅出的脑浆粘在了尼克莱的盔甲上,可是核桃骑士没有管那么多,他立即迎上了下一个敌人,举起盾牌挡住迎面而来的斧刃,钉头锤猛地砸在下一个蛮族掠夺者的脑袋上,鲜红色的液体在蛮族士兵的惨叫声中从他的头盔里面留下,那肯定不是西瓜汁。

就在这时,蛮族骑手们猛地冲来,蛮族酋长骑着巨大的白熊冲入战场,那些阻挡在他前面的大剑士们就像破布一样在比瑞格面前被撕碎,“碾压之熊”斧起斧落,一个又一个士兵在他的面前被撕成两半,单薄的军阵无法为核桃骑士提供掩护,蛮族酋长很快就接近了核桃骑士本人。

“尼克莱先生!快逃!我们将掩护你!”有大剑士不顾一切地喊道,不过他很快就被冲来的蛮族冠军勇士库洛林大锤击中,生死不明。

“不,这也是……计划之一。”尼克莱催动战马,亲自迎战蛮族大酋长。

在交锋的一刹那,核桃骑士勉强躲过了迎面而来的斧刃,可是他的钉头锤也被蛮族大酋长轻而易举地弹开,尼克莱立即牵马转头,他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了一把短铳。

“砰!”比瑞格身下的白熊一声悲鸣,它的肩膀被弹丸打中了。

“呃呃啊啊啊啊!”蛮族酋长凶性大发,他催动自己的白熊发疯似地冲向核桃骑士。

战斗在几秒钟之内就结束了,在比瑞格惊人的腕力下,尼克莱的铁盾被大斧打飞,核桃骑士的钉头锤在比瑞格的手臂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记,而他本人直面蛮族酋长大斧的进攻。

红衣飘飘的清纯美女户外文艺写真

“我要你死!”比瑞格的大斧将尼克莱的右臂砍断,钻心的疼痛使得核桃骑士惨叫不已。

就算是惨叫也很快熄灭了,核桃骑士被比瑞格捏着脖子举到了空中,咽喉被捏碎,最后的声音被堵在了核桃骑士的喉咙之中。

“嘿,无能之辈,这种水平的骑士也敢找我单挑?”比瑞格肆意地嘲笑着核桃骑士的自不量力,他连获取头颅的想法都没有,尼克莱的尸体像扔垃圾一样被他扔在了地上。

城墙上,特蕾莎的脸色冷若冰霜,长时间的战斗已经让女术士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法力,面对那个骑士的战败她无能为力,因为她还要留下最后一点魔力保证危急时刻她能使用卷轴传送离开。

“低等的南方人已经一败涂地了,勇士们!冲啊!!!血祭血神!颅献颅座!!”比瑞格大声地吼道。

“血祭血神!颅献颅座!!!”剩下的蛮族士兵们跟随着酋长犹如摧古拉朽一般冲破了诺德军队最后的防线,接下来就是他们最喜欢的屠杀和纵火节目。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高亢嘹亮的号角声从城内响起,人类爆发出了充满着希望的呐喊,成群的骑兵冲出城镇,带给了每个想要进入城镇的蛮族以死亡。

枪阵如林,诺德骑士们在莱恩的带领下冲入了蛮族的阵地,蛮族战士沉着应战,钢铁对钢铁,鲜红的血花在空气中飞溅,比瑞格惊讶于人类居然还有这样的一只生力军,不过他马上就发觉这些衣着杂乱,组成复杂的人类骑兵根本不是由骑士组成,而是由贵族侍卫,教会圣武士和骑士扈从组成的杂牌军,领头的是一名圣殿骑士,一名白狼骑士还有这个城市的领主伯爵。

“莱恩先生!我们会为你争取机会,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们了!”圣殿骑士弗洛德使用自己的剑盾冲击着蛮族军队的阵型,阿尔弗雷德紧随其后:“去吧!好朋友!”

“军!前进!!!”伯爵骑在精灵战马上,手里的骑枪贯穿了一个蛮族骑手的心脏,伯爵任由骑枪折断,然后马上从自己的侍卫手中接过一根新的:“为了诺德!”

“为了诺德!!”骑兵们大声呼唤着,他们如同一股死亡旋风一样冲入蛮族的军阵中,蛮族阵型被打得大乱,一时战局有逆转之势。

蛮族士兵终究还是太多了,骑兵们渐渐陷入了泥沼,比瑞格非常惊讶地发现这群人居然是朝他冲来的,于是他握紧了自己的斧盾,准备应战。

奇怪的事情在比瑞格眼前发生,诺德骑兵们在即将冲到他的面前时四散开来,只有一位年轻人挥舞着战锤,朝着他走来,这个年轻人黑色的头发披在英俊的面容两侧,一身精铁制锁子甲搭配胸甲,胸前的白狼骑士徽章正在闪耀,年轻的面容说明了他的身份,他就是那个“大锤”莱恩,率领着骑兵们冲锋的领袖。

年轻的骑士面对着蛮族士兵紧密的长枪阵,突然用右手朝着比瑞格举起了战锤。

蛮族士兵们下意识地将长枪对着他,年轻的骑士随即下马,比瑞格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蛮族酋长挥手示意所有的士兵们让开,他握紧了手中的战斧独自走上前。

冠军对决,北方蛮族最看重的仪式,胜利者将得到一切,败者将失去他的头颅。

“年轻的白狼骑士莱恩,你很勇敢,也很强大,我从北方一路杀到这里,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勇气的骑士,就冲着这点,你的头颅将成为我的收藏。”蛮族酋长不屑地讥笑道,他裂开嘴巴,露出了一口黄牙,甚至还有打造的金牙:“能在这个年纪就进阶传奇,你很了不起,不过我已经是传奇高阶,而你,只是一个传奇初阶,你明明了解只要再支撑一天,帝国的援军就将抵达,可还是要愚昧地冲过来送死?你没有学过‘光荣撤退’么?”

莱恩明白蛮族酋长的话,只要守军退入米约登海文,进行惨烈的巷战,最后再守伯爵城堡,死守一天不成问题。

“呵~不错,只要退入城堡,我们一定可以坚持到日出,或者说如果我在野外遇见你,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逃走,因为打不过就跑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可是,在这里不一样,我的背后,是这个城市的人民,而我,是王国骑士。”

“骑士的责任,守护我的国家,保卫我的人民!”

“我当然可以躲到城市里面,再建立起一道新的防线。”

“可是这些市民呢?他们的命运会怎么样呢?”

“我不会站在城堡的城墙上,看着你们将死亡带给人民,因为这不是骑士。”

“生命很可贵,可是终究有些东西,值得为此付出,这和代价无关,这是信仰,这是荣誉,这是责任,这是千百年来,我们人类屹立不倒的脊梁!”

“来战吧!诺德再大!身后就是凛冬城!”王国骑士举起了他的战锤。

比瑞格的脸色变了。

从攻破风暴要塞一路南下以来,他见过无数在他的铁蹄下狼狈逃窜的所谓骑士和贵族,他见过那些自诩不凡的“高等人”是如何在他的面前祈求活命,他的脸上不再带有嘲讽,而是认真,蛮族酋长深深地点头:“你的头颅会成为我最珍贵的收藏品!”

于是蛮族酋长在莱恩的面前从巨大白熊的身上下来,而莱恩也选择下马,两个对手原地不动,只剩下寒风吹过战场的声音,风中血腥味极浓,在无数尸体的中间,莱恩和比瑞格相对而立。

周遭的一切战斗都停止了,诺德士兵们和蛮族战士们都停下了战斗,令人压抑的沉默感笼罩着战场,无数的眼睛盯着正在对峙的两个人,

每一个人,无论是诺德人还是蛮族都清楚,这一重大的时刻将决定这次战斗的结局。敌对双方都是伟大的勇士,他们是各自种族力量的缩影与代表。

站在城墙上的特蕾莎意识到了莱恩为什么会拒绝和她一起回天穹堡,女术士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热热的泪水忍不住从她美丽的丹凤眼中滑落,她身旁的艾米莉亚也是一脸震惊。

几秒钟的短暂停顿之后,莱恩突然举手,非常强烈的灵能之光从他的手中力放射而出,照在比瑞格的身上,蛮族酋长因为突然的亮光下意识地闭眼,他的皮肤也因为烧灼般的疼痛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蛮族酋长不得不下意识地身体后撤。

莱恩深吸一口气,趁机发起了冲锋,他手中的战锤闪烁着电光,胸前的白狼骑士徽章如同星光一般闪耀,王国骑士抓紧时机猛冲向他的敌人,想要趁此机会一击毙命。

多年以来丰富的战斗经验挽救了蛮族酋长,他下意识地举起盾牌抵挡,沉重的战锤砸在了比瑞格的盾牌上,断腕般的疼痛和雷电的灼烧感让蛮族酋长惨叫不已,借着格挡下攻击的机会,比瑞格横向挥动战斧进行反击,锋利的斧刃划过冰冷的空气,莱恩不得不收回战锤,精铁所制的战锤锤柄和斧刃相交,冒出了金色的火花。

趁此机会,比瑞格拉开了和年轻人的距离,年轻人卑鄙地手段让他有些乱了节奏,蛮族酋长正在调整呼吸,准备发起下一次攻势。

比瑞格的身高远比莱恩要高,两米多高的蛮族酋长身上只有简单的皮质护甲,看起来就像是一堆肌肉堆成的山丘,其中蕴含着爆炸一样的能量,莱恩当然清楚一旦蛮族酋长调整过来,自己将面对何等命运,于是他打算不给比瑞格任何调整的时间,王国骑士不顾身体痉挛般的疼痛,朝着蛮族酋长又冲了过去。

比瑞格当然知道这个年轻人在打什么主意,蛮族酋长调整着自己的步伐,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如同蒸汽一般的雾气从他的鼻孔中喷出,他的战斧想要痛饮这个骑士的鲜血,他的盾牌几乎和人一样高,他准备好了。

战锤重重地砸在了盾牌上并被比瑞格用力弹开,蛮族酋长准备好了反击,可就在这个时候,王国骑士突然从披风后面取出了一把双管火铳,直接指着蛮族酋长的下三路摁下了扳机。

蛮族酋长大惊,他可不想失去生育能力,变得不男不女,于是比瑞格只能打断反击的节奏,勉强再举起盾牌抵挡。

“boo”

盾牌护住了要害,不过蛮族酋长的小腿上还是留下了一个弹孔,鲜血从弹孔中流出,莱恩将火铳一扔,趁势进行了一连串的打击。

伤口似乎消除了比瑞格理性思考的痕迹,他恢复了以往最为原始的本能更加凶猛的冲杀过来,两个人战在一起,伴随着一连串的打击与紧随其后的招架,闪避与重整在敌对双方间不断展开,决斗中过于迅捷的动作以至于周围的士兵难以看清他们的身影。

只有不断的怒吼声和金铁交击的响声、空气中四溅的火花说明了一切:这个城市最后的希望正在和蛮族酋长殊死相搏。

…………

三十分钟后,年轻的王国骑士意识到自己正在落败,他双手已经开始脱力,他的身体正在慢慢地变麻木,他能感觉到喉咙深处喷上来的血液和嘴巴里面铁锈的味道,他的力量正在衰退,他的腿部已经变得僵硬,可他的对手依然在对他发起强大的攻势。

“啊!!!”莱恩在比瑞格强大的进攻下后退了两步,手臂的麻木感让他几乎握不住战锤,喉头喷出一股血,白狼骑士强行将这口血又咽了下去,他强迫自己的双手握紧战锤的锤柄。

“诺德的英雄?大锤莱恩?你不是我的对手~”比瑞格却并未显出任何疲态,蛮族酋长高大的身影朝莱恩逼近,野蛮人的脚步声正在敲响着莱恩走向末路的丧钟。

蛮族酋长使出了他的得意技——旋风斩,不断转动的斧刃一下一下进逼着莱恩的防线,传奇高阶的蛮族酋长在腕力和耐力上都胜过莱恩许多,白狼骑士还是太年轻了,他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他的年龄几乎是莱恩的一倍多,丰富而血腥的战斗经验和来自血神恐虐的神力加持下,莱恩感觉蛮族酋长的每一击都有地动山摇的力量,传奇一级,每进一阶,能力就有极大的差别,他可以通过一些小伎俩暂时取得优势,但是时间一长,硬实力的差距让莱恩必定落于下风。

白狼骑士一退再退,肩膀和手臂有了浅浅的创口,肌肉痉挛,气血翻涌。

冠军对决失败了!我要输了么?

莱恩的眼前渐渐地模糊,自己就要输了么?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倒下!

这场决斗我决不能输!

父亲,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