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直播app黄直播在线观看

“不行不行不行!”宋二老爷皱着眉满脸不认同道,“且不说这会子你三叔还领着人在外头寻你大哥的下落,只说循哥儿才失踪了这么短的时间,焉知道不是叫什么人救了,只是现下不方便跟咱们联系……”他连连摆手道,“丧礼的事就莫再提了……”

宋子熙淡笑了笑,拿起酒壶给宋二老爷斟了一杯,慢条斯理道,“二叔当真觉得我大哥还能活着回来?”

宋二老爷一顿,叹息着摇头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他话锋一转,“不过这事我怎么想没用,关键还得看老太太——她肯定不会答应给循哥儿办丧事的……”

宋子熙笑得一脸温和,“所以此事侄子才要拜托二叔……”

“我?”宋二老爷冷嗤一声,“咱们家的事儿你还不知道么?莫说咱们家老太太,就是当年老太爷在世的时候,谁不把你大哥当成心肝肉似的……只要一日没见着他的尸首,你祖母都不可能承认他死了……”

“那若是由族长跟族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太爷们出面呢?”宋子熙眸色微暗了暗,擎着酒杯,慢悠悠道,“如今我大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父亲又卧床不起,家里总归要有个主事的人……”

宋二老爷一愣,“不妥不妥……”他摆了摆手,“横竖如今长房的一切都已经是你的了,你又何必非急在这一时上?不若再等上几年,届时也没人提循哥儿这档子事儿了,你父亲也——”他声音一顿,“这国公府还不是你说了算么?”

宋子熙意兴阑珊地扯了扯嘴角,“现下名不正言不顺的,便是做得了主,也没甚大意思。”

眼见宋二老爷张了张嘴还欲再说,宋子熙淡淡打断道,“二叔且照我说的,去寻了那几位老太爷说话,叫他们来劝劝祖母,同意给我大哥办丧事。”他顿了顿,“我知那些叔公们年纪大了,寻常也倦怠出来,这回既是为了咱们家的事,总归不会叫他们白白辛苦一场便是。”

宋二老爷心念一动。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族里那些个依附他们家的旁支,原就不在乎宋子循的死活,如今宋子熙既然愿意拿银子办事,他们自然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而他作为中间人,少不得也可以从中捞上一笔……

粉艳花精灵展露婀娜身段极其靓丽

宋二老爷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道,“可是你祖母……”

“祖母老了,哪里知道外头的事?”宋子熙意味深长地扫了宋二老爷一眼,“二叔平日也该多劝劝她老人家,安心颐养天年,少操心这些才是。”

宋二老爷听得心下一颤。

恍然想起眼前这个人可是个对自己亲生老子都下得去手的,若是宋老夫人不肯顺了他的意……

宋二老爷冷下脸警告道,“你可不许把主意打到你祖母头上!”

宋子熙看着他神情严肃的模样,不由笑出来,“二叔想哪去了?”他笑得一脸无害道,“祖母待我一向是极好的,我又怎可能做出伤害她老人家的事?”

宋二老爷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心说就你个遇佛杀佛,遇父弑父的东西,谁知道能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儿来……嘴上却也不敢真的得罪他,只缓了缓脸色,语气平平道,“你明白就好……等回头我去找那些老太爷说道说道,至于能不能劝动你祖母,我可不敢保证了。”

宋子熙点头笑道,“那侄子就先谢过二叔了……”他说着又给宋二老爷斟了杯酒,笑着道,“对了,不知前阵子那位碧云姑娘,伺候得二叔还满意么?”

宋二老爷清了清嗓子。

自上回宋大老爷中风,宋子熙为表“安抚”,送了他个十分美貌的丫头。

那丫头是从南边儿买的,说的一口吴侬软语,不但弹琴吹箫,吟诗作对样样精通,就连**功夫也经过专人教习,最是会伺候人的,把个宋二老爷迷得神魂颠倒,如今人就养在宋子熙送的一座三进宅子里,宋二老爷一逮着机会就过去与之厮混。

要不是今天被宋子熙拉出来喝酒,这会子怕是已经大战三百回合了……

宋二老爷这般想着,身上不觉一阵燥热,喉结滚了几滚,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云淡风轻道,“也就还凑合吧……”因自觉拿人家手短,也就不好再对宋子熙板着脸了,忖度了片刻道,“你祖母并非食古不化之人,再则如今家里出了这么些事儿,我听外头已经有些不好的话传出来……赶紧给循哥儿把丧事办了,再请人来家里超度超度,叫循哥儿早登极乐也好。”

宋子熙含笑点头,“二叔说的极是。”

……………………………………………………

“当初广瑞做得十分隐蔽,韩掌柜虽已派人四处打听,但依旧没什么线索……且此事到底不好大张旗鼓地查……他说还请您再宽限几日,等一有了消息马上就来回禀。”

杜容芷微微颔首,皱着眉沉思道,“此事关系重大,若我是广瑞,肯定也不会拿了药去问常来咱们家的大夫,以免走漏了风声……”

长兴忙道,“少夫人放心,这个韩掌柜也想到了,如今已大致查出广瑞那天都去了哪些地方,正在一点点排查……”

杜容芷点了点头,“如此,也只能等他的消息了……”

长兴迟疑地抿了抿唇,压低声道,“少夫人,小的最近在外头还听到些风声……”

杜容芷询问地看向他。

“这几日二老爷时常寻了族里几个辈分高的老爷,太爷们说话,小的觉得事有蹊跷,就暗中打听了一下,”他顿了顿,有些不忍地继续道,“原是二老爷想叫他们去劝咱们家老夫人,尽快给爷办丧事……”

杜容芷“腾”地站起来,“你说什么?!”

长兴难受地点点头,“二老爷还说,大老爷之所以中风瘫痪,就是因为大少爷在外凶死,魂魄不得安宁之故……”